Our BLOG
朱祖吉美多傑仁波切
的部落格
 
Sang Lung Temple
西藏「桑隆寺」大殿重建
 
       info@lcnt.org
《龍欽寧體》傳承祖師

cetirizin gravid

cetirizin kaufen cetirizin pcd 10 mg cetirizin dosis

仁增.吉美林巴(無畏洲)(1730 ~ 1798)是法王赤松德贊(790~858)和貝瑪拉密札的雙入化身。他也被稱為欽哲喔瑟──智悲光。他開啟了廣大而甚深的《龍欽寧體》意伏藏法門。

在桑吉林巴(1340~1396)發掘的《上師意集秘密授記》中,蓮花生大士在七百年前就預言了吉美林巴的降生:

「在(西藏)南部有一位名為喔瑟的珠古將來臨。

他將通過甚深的寧體法門來解脫有情。

何者與其結緣將被他引至持明者之淨土。」

藏曆第十二繞迥木雞(1730)年十二月十八日清晨,吉美林巴誕生於西藏南部充耶山谷裡的一個村莊,距離被稱為「紅塚」的西藏秋嘉王朝藏王墓群不遠。雖然他的父母來自歷史上顯赫的家族,但他們過著簡樸的生活;吉美林巴將此視作一種加持,使他可以從事自己的佛教精神生活,而不必被迫承受社交負擔或貴族的浮華。

他從小就記得自己的諸多前世,例如轉世為大掘藏師桑吉喇嘛(1000~1080?)的情形。他的一顆牙齒上有佛語種子字「阿」,這被認為他是貝瑪拉密札轉世的徵相。而且,就如授記中所指出的那樣,他胸前有三十顆小紅痣呈金剛杵相,肚臍處有三十顆小紅痣呈金剛鈴相,右手姆指上有呈本尊馬頭明王種子字「哈呀(二合)」或「啥」的線條。從小他的心就不貪著世間的享樂,特別具悲心、聰明、有勇氣。

他承認自己是嘉瑟拉傑王子的第十三世轉世(這些化身都是掘藏師),拉傑王子曾從蓮花生大士得到《佛語總匯法海》法門。在他給諸弟子寫的自己的歷代轉世祈禱文中,吉美林巴提到了自己看到的許多過去轉世和一個將來轉世:

1.周遍輪涅怙主普賢王,

相續之基佛性最精髓,

2.悲智雙運顯為觀世音,

3.極喜金剛足下虔祈請。

4.迦葉佛時拘縷紀王子,

5.本師佛陀之弟難陀尊,

6.(法王)松贊干布化現阿嘎瑪,

7.(法王)赤松德贊足下虔祈請。

8.(天竺大成就者)毗哇巴與9.公主貝瑪薩,

10.怙主親臨嘉瑟拉傑尊,

11.(天竺)智美袞登12.雅傑鄔金林(鄔金林巴,1323~?)

13.道雄努(1079~1153,噶舉派)14.札巴嘉參(1147~1216,薩迦派)虔祈請。

15.班欽貝瑪化身龍欽巴(龍欽饒降,1308~1363

16.阿日班欽(1487~1542)與17.確吉彭措(十六世紀,止貢仁欽彭措之子)

18.(江達)札西托嘉(1550~1602?)與(貢波)臧林多傑

19.吉美林巴(1730~1798)足下虔祈請。

20.此後化身益西多傑尊(1800~1866)。

六歲時,以普通僧人的身份,他進入充耶的巴日(師利巴瓦達)寺。該寺是章波大掘藏師喜饒喔瑟(1517~1584)的法座。措嘉珠古阿旺洛桑貝瑪給他起名貝瑪欽哲喔瑟。

從六歲至十三歲,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他與同齡沙彌們「玩泥巴」的時間比學習的時間更多。他過著貧窮沙彌的生活,少有財物來支持他的修學,並日復一日面對著嚴厲執行清規戒律的經師。然而,出於他對佛法的強烈的熱忱,他對蓮花生大士發自內心的信心,以及他對所有眾生,特別是動物的與生俱來的悲心,讓他堅持下來,並使得他的童年變得特別充滿喜悅和富有意義。雖然他看起來只是一個不重要的沙彌,他內在的精神生活很充實。在白天他充滿了禪修的證境和激勵人心的淨相;晚上他則融入諸多精神經歷和淨相的夢中。

在這樣的環境中,他掌握了文法、因明、曆算、詩學、歷史、醫藥以及許多經續典籍。除了接受密宗的灌頂傳承外,他覺得沒必要像其他嚴肅的學生那樣,依止上師詳細地學習經續哲理。僅僅通過聽到其他學生上課時一鱗半爪的內容或看一下經函,他就學會了許多科目。

很多大師先通過學習成為智者,然後通過修習獲得證悟。吉美林巴經由喚醒自己內在的智慧證悟,由此成為與生俱來的智者。然而,在外在的顯現上,他無盡智慧最終和圓滿的爆發,則發生在很久之後,當他三十一歲多次親見龍欽饒降時。他寫道:

「我天性就對能夠學習感到很愉快,諸如學習語文、世俗寫作、佛經論典,或者是勝義自性的金剛乘法門。我願意以大恭敬,不分晝夜地進行學習。但我很少有機會通過依止一位上師而豐富自己的學識,乃至沒有一天這樣的機會。然後,在桑耶青普聖地,通過三次見到龍欽巴尊者的智慧身,以及經由各種徵相得到加持,我的(修學智慧之)業從大圓滿(深處)被喚醒。」

從乃丹.袞桑喔瑟,他得到了有生以來第一次大的傳承:由正波大掘藏師喜饒喔瑟(即卓度林巴)開啟的《解脫心髓意自解脫》法門、由桑吉林巴(1340~1396)開啟的《上師意集》法類、和龍欽饒降(1308~1363)的《七寶藏》((1)《如意寶藏論》共分二十二品,它總結歸納一切顯密佛法,教授了大乘佛法的聞、思、修。與之配套的有詳細的自釋《白蓮花》以及實修竅訣《深義金剛藏》。(2)《實相寶藏論》有頌詞與自釋,共分四品,分別闡述無有、自成、平等、唯一四大誓言。(3)《宗派寶藏論》共分八品,卷首略述釋迦牟尼佛出世經歷,綱領全文,繼而破斥教外各宗,以諸聖法分別成立佛教共不共乘。(4)《勝乘寶藏論》共分二十五品,闡述了大圓滿竅訣部十七續以及一一九教言要旨。(5)《句義寶藏論》共分十一品,全文以道用之方式宣説基位實相、道位串修、現前果位。(6)《法界寶藏論》有頌詞與自釋《教證寶藏》,共分十三品,以大圓滿界部要旨為主,論述密乘大圓滿之基、道、果。(7)《竅訣寶藏論》是以六偈教言的形式歸納了整個佛教的經部和續部,講授了大圓滿之道與果的精髓。)和《三大車》的傳承。

十三歲時,吉美林巴遇到了大掘藏師仁增圖卻多傑,他頓時生起強烈的信心,由此喚醒了他的智慧意。從這位掘藏師,他得到了大手印和其他法門的傳承和訣竅。圖卻多傑成為他的根本上師,甚至在上師圓寂後,他還在淨相中從他得到加持。吉美林巴還從其他許多上師處得到傳承,包括特欽林巴.卓敦塔欽(即智美林巴,1700~1776)、他叔叔達摩格底(法稱)、第七世夏桑巴.丹增益西倫珠、貢波的唐卓珠古.貝瑪仁增旺波、貢波的札底阿強日貝多傑(即貢尼文)和蒙匝嘎喇嘛達吉。

二十八歲年初,他在巴日寺開始了為期三年的嚴格閉關,特別持守七條戒律共七年。這些戒律給我們昭示了──在到外面去幫助別人實現人生目標前,首先自我圓滿的重要性。他這七條戒律是:

1)他不進入在家人的屋子,也不進行娛樂活動;(2)乃至身處社區人群中,他也不(在自己的小屋)接待很多人或者進行聚會,這會增長貪瞋;(3)他不與任何人通信,既不讓外面的言語傳進來,也不讓裡面的言語傳出去;(4)他過少欲知足的生活,不以佛法換取世間財物;(5)他禁止任何分心之事,而完全致力於與佛法修學相關的十項事(抄寫經續、獻供養、布施、聞法、記憶佛法、誦經、傳法、念祈禱文、思維法義並加以修持);(6)他過簡樸的生活而不隨意享用信財;(7)他不進行四事業(息、增、懷、誅),並且全部所做都是為從輪迴中解脫。

他主要根據《解脫心髓意自解脫》禪修生圓二次第。他敏銳的正念使得確保他在禪修時,乃至一彈指間都能心無旁鶩。當他拜閱龍欽饒絳的《七寶藏》時,這些著作解答了他內在禪修過程中的所有疑問。

當他在修證層次上不斷進步時,他經歷了數量眾多的身心兩方面的成就徵相。他親見了許多上師和本尊,包括蓮花生大士、益西措嘉、妙吉祥友和吽嘎Ra,這些喚醒了他不同程度的內證智。突然,他發現自己心裡所有的分別念已經被根除。他已經自在地控制了自己的業氣,諸幻相(例如:對境──意識依靠其而虛幻地造出二元輪迴)的所有洞穴已經徹底坍塌了。經由喚醒證悟的力量,他能夠清晰地觀察到過去許多生。但所有這些經歷覺受和淨相,都在他證悟之意的一如自性中。

通過瑜伽的修習,他獲得了自己金剛身脈、氣、明點之自在。由此他的喉輪打開成為諸佛法門「財富藏」;他的身脈轉變成為「種子字雲」;所有諸相顯現都成為「法印」;他的語成為甚深證悟的道歌;他的著作成為大智妙力和學術造詣極高的論典。無有窮盡的如海法門持續不斷地對他湧現,並由他傳出。

隨後他造了他第一部主要著作《欽哲梅隆喔瑟迦哇(智悲鏡百種光明)》──闡釋《上師意集》法類的論著。

蓮花生大士在淨相中現身,給他賜名貝瑪旺欽。在淨相中,妙吉祥友給他加持,使他證悟了能詮喻智慧(mTshon Byed dPe'i Ye Shes)之義。從此,他將自己絳紅色的袈裟換成密咒師的自然裝束──白袍和蓄長髮。

二十八歲時,他發掘了殊勝的意伏藏《龍欽寧體》法類──法身佛和蓮花生大士的法門。第十三繞迥火牛(1757)年十月二十五日晚上,吉美林巴心裡懷著對蓮花生大士難以忍受的信心上床睡覺;傷心的淚水泉湧,不斷地沾濕他的臉,因為他沒有生在能見到蓮師的年代;他嘴裡滔滔不絕地念著祈禱文。

他持續住於那甚深的光明淨相('Od gSal Gyi sNang Ba)中很長時間。在光明淨相中,他感到自己騎著一頭白色雄獅飛了很長的距離,最終來到一條環路,他認為這就是夏絨卡秀佛塔(現在稱為波達那佛塔,是尼泊爾境內一處重要的佛教紀念碑巨型建築)的轉繞之路。

在佛塔東面的院子裡,他見到現智慧空行母相的法身佛。空行母將一個漂亮的木篋付囑給他,並說:

「對具有清淨心的諸弟子,

你是赤松德贊。

對心不清淨的弟子們,

你是森格熱巴。

此乃普賢王如來之意伏藏,

持明蓮花生的伏藏標題,

和諸空行母的大密藏。徵相已畢。」

說著空行母就消失無蹤了。感受到極大的喜悅,吉美林巴打開了篋子,在裡面發現有五卷黃卷和七顆水晶念珠。起初,紙稿無法閱讀,但後來上面的字體變成了藏文。其中的一卷是《度阿讓卓(觀世音菩薩儀軌)》;另一卷是《乃強圖吉卓布(龍欽寧體授記指南)》。此法門的護法之一羅睺羅現身向他致敬。在另一位空行母的鼓勵下,吉美林巴吞下了所有的黃卷和水晶珠。頓時,他神奇地感到《龍欽寧體》法類所有的句和義都在其相續中被喚醒,彷彿它們早就刻在那裡了似的。甚至從這個禪定證悟中甦醒後,他仍住於樂空大雙運的所證明智中。

如此,蓮花生大士於數世紀前伏藏和付囑給他的《龍欽寧體》教證法門被喚醒,吉美林巴成為掘藏師,他是《龍欽寧體》法類的開啟者。從《乃強圖吉卓布》開始,他逐步將《龍欽寧體》法類寫成書面經函。

在七年中,吉美林巴將他發掘的全部法門對所有人保密,因為給其他人傳授這些法門的時機尚未成熟。掘藏師自己先修習這些法門也是非常重要的。

雖然他保持著隱秘瑜伽士的生活,但在他周圍的人們自發地對他生起尊敬和信心,他成為許多人利樂的源泉,因為他不需勤作求取,但卻自然圓滿了四種事業的力量。

三十一歲時,他開始在桑耶附近的青普進行第二次為期三年的閉關。起初開始閉關時,他是在上釀氏山洞,之後他發現另一個山洞,並認定它是桑欽美多山洞或下釀氏山洞,法王赤松德贊曾在此山洞中從釀.定增桑波得到寧體法門並加以禪修。在餘下的閉關期間,他住在桑欽美多山洞裡。

在青普閉關期間,大圓滿的最高證悟在吉美林巴的相續中被喚醒,起因是他在三次淨相中親見龍欽饒絳(1308~1363)的智慧身──法身佛的清淨顯現。第一次親見發生在上釀氏山洞裡,他得到龍欽饒絳諸多法門的句和義的傳承。在遷移至桑欽普(大聖洞)後,他經歷了第二和第三次淨相。第二次親見時,他得到龍欽饒絳語的加持,授權他作為其代表,來擎起和弘傳龍欽饒絳的諸甚深法門。第三次親見時,吉美林巴得到龍欽饒絳智慧意的加持,將龍欽饒絳不可言說的證悟之明智力移置於他自己的相續中。

此時的吉美林巴,由於斷除了對境的分別,所有外相顯現都變得無邊無際,沒有單獨的禪修或禪修境界可追求。由於他內心沒有了能分別者,一切都成為自然自在、性空一如。他造了《袞欽夏龍(遍知言教)》和其他一些論著,開顯了龍欽饒絳《七寶藏》的真義,是從他被喚醒的智慧意中流出。對具有信心的隱修同伴,他以金剛道歌表達了自己的智慧妙力,分別關於不同的情形:

「心性猶如開闊的虛空,

但更殊勝,因為它具有智慧。

明光就像日和月,

但更殊勝,因為沒有實體。

明智就如水晶球,

但更殊勝,因為沒有遮或障。」

與:

「吾子,以心觀心並非本來自性之明智。

因此於當下意中,

無改(造)無動(搖)地自然安住。

 

吾子,以念來理解缺乏禪修之要點。

因此於明智自然清新的狀態中,

無執地安住。

 

吾子,人們認為只存在心的住是禪修,

但這缺乏止觀雙運。

因此對心之或住或散不迎不拒,

讓明智無有分別自在而住。」

與:

「吾子,堅固、清晰、穩定的觀想

並非(圓滿的)瑪哈瑜伽。

消融對(本尊)頭目手足的執著,住於廣大的,

明智與空性平等的大圓滿。

 

吾子,執著於四喜的覺受

並非(圓滿的)阿努瑜伽。

把心與氣納入中脈已,

安住於樂空雙運,遠離分別念的大自在。

……

 

吾子,僅僅對三身任運成就的開解,

並非究竟阿底瑜伽。

在金剛鏈修觀的自性中,

讓伺察的虛幻坍塌。」

以及:

「疾病是清除自己諸惡作的掃帚,

視疾病為上師,向其祈禱

疾病是上師三寶的恩賜,

疾病是自己的悉地,因此像對本尊那樣尊敬它。

疾病是自己惡業正在消盡的徵相。

不要盯著自己的疾病看,而應看是誰(心)在生病。

不要把疾病放在心上,

而應把赤裸明智置於疾病上。

 

此乃把疾病視作法身顯現的訣竅。

身是沒有生命的,心即是空,

有什麼可以給沒有生命之物帶來痛苦或傷害空呢?

觀察疾病從何而來、向哪裡去以及依何而住,

疾病僅僅是自己分別念突然的影像而已。

當那些分別念消失,疾病也會消融

再也沒有(比疾病)更好的可以燒盡惡業的燃料了。

不要(對疾病)心存悲傷或生起邪見,

應將其視作消減自己惡業的跡象而生歡喜。」

吉美林巴從敏卓林寺的珠旺鄔金巴貢(師利那他)得到《寧體十七續》、《貝瑪寧體》、《上師仰提》以及其他一些寧瑪法門的傳承;師利那他是吉美林巴的一個遠房親戚。此前他還曾從唐卓巴和乃丹袞桑處,得到過寧體法門和龍欽饒絳著作的傳承,然而,究竟寧體法門的勝義和短近傳承,是由龍欽饒絳在三次淨相中直接給他的。

當他圓滿出關時,吉美林巴發現自己的肉身已經徹底精疲力竭了,因為在數年的山洞穴居中,他缺衣少食。他寫道:

「由於食物稀少、環境惡劣,自己前世積累的所有異熟惡業和業債開始在我身上成熟。因為風病(藏醫中把疾病分為風、膽、涎三類),我的後背就如被人用石塊砸擊般疼痛。氣與血液循環的擾動,使我的胸部感到痛苦,彷彿有人把釘子打入我的身體一般。由於象皮病(一種由絲蟲引起的人體寄生蟲病),我的身體過於沉重,而使雙腿難以支撐。猶如百歲老人,我已經用盡了我肉身的能量。我食欲不佳……走上三步我的身體就開始搖晃。(但我想到)『如果我死了,我正是實踐了先輩祖師的教言:心依於法,法依於貧。』因為我已經對大圓滿證悟獲得信心,我的心中不存在擔憂的可能性,而我卻對那些正在遭受老苦病苦的人們生起了極大的悲心。」

之後在淨相中,吉美林巴親見了唐東嘉波──一位長壽聖者,對他而言所有的事物都融入樂空雙運中。於是他唱出了他的證悟妙用之歌:

「敬禮怙主大聖者(唐東嘉波)!

我證悟了諸見之顛──大圓滿。

沒有什麼可以修的,所有一切都如見而解脫。

我展開了諸行之王──禪修的旗幟,

如今乞丐我哪怕就是死了也已沒有後悔……

觀想功德源泉之上師,

住我頂上大樂輪,

我修習上師瑜伽之深道。

由於疾病痛苦是清除惡業的掃帚,

意識到疾病是上師的加持,

我把疾病觀為上師並從其得到四灌頂。

最終證悟上師即自己的意,

(把一切)釋放於本來清淨無有分別的意之自性中。」

他證悟了究竟法身普賢王如來的本面,並且所有的疾病消融於法界。很快,他的肉身沒有了痛苦和障礙,恢復了力量。

接著在守持秘密七年後,給諸弟子開顯傳授《龍欽寧體》法門的時機到了。雖然沒人知道絲毫他發掘《龍欽寧體》的線索,但與他互為師徒的貢尼文.貝佩納覺,由神通得知此事,祈請吉美林巴傳承他開啟的意伏藏法門。作為吉祥的緣起,三位西藏南部的重要珠古向他獻上供養,並請求他將此法門傳出。

木猴(1765)年六月初十,吉美林巴初次傳授《龍欽寧體》法類的灌頂和講解,在座的共有十五位弟子。在很短時間內,《龍欽寧體》法門逐步傳遍了寧瑪派的各個角落,並成為很多證悟修士的核心禪修訣竅和法會上用的儀軌,至今興盛不衰。

三十四歲時,吉美林巴從青普遷至澤仁迥──西藏南部充耶東喀山谷的長壽洲。在那裡,以德巴普旭家族為功德主,他建造了一座帶有禪修學院的隱修苑,他給禪修學院命名為塔巴千波仲齊貝瑪沃林──大解脫城蓮花光苑。他不想建一個大規模的機構組織,並經常引用龍欽饒絳的《三十忠告論》中的偈子:

「種種方便攝收眾眷屬,

雖具順緣主持寺廟等,

糾紛之源自心貪執因,

獨自安居即是吾忠告。」

澤仁迥成為吉美林巴餘生中的住錫處。大弟子們源源不斷地來這個很簡易的隱修苑,從最偉大的大圓滿上師──仁增吉美林巴,求取甚深甘露法門和傳承;但弟子們各自返回來處,將這些法門與其他人分享。因此澤仁迥始終是簡易的隱修苑;而吉美林巴也始終是簡樸的隱修士。

他對財物和權力毫無興趣,將他得到的所有供養都用於正法用途。而且他在一生中都積極地從獵人和屠夫手中贖下動物的生命。他說:

「我不喜歡經商稼穡這類事,

也不在城市裡遊走做『佛事』(收供養),

我只隨身保留十藏升青稞(作為口糧),

只要我還活著,我發誓繼續這樣少欲知足的生活。」

在吉美林巴圓寂一段時間以後,澤仁迥隱修苑成為尼寺,直到一九五九年所有一切都在政治動亂中消失為止。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開始,澤仁迥再次重建為尼寺。

吉美林巴的個性深邃、堅強有力、直截了當,但同時他也很慈愛、簡樸、易於相處。他寫道:「我的知覺變得像嬰兒那樣。我甚至喜歡和孩子們一起玩耍。當我遇到具有嚴重缺點之人時,我毫不客氣地當面呵斥他們的人格缺陷,甚至對於受人尊敬的精神領袖,或慷慨的佛法大施主也一視同仁。……在坐、行、臥、食時,我確保自己的意從不與勝義自性的光明相分離。如果是為佛法服務的事,我會全力以赴善始善終,乃至對於被認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亦復如此。」

四十三歲時,他收集整理並出資抄寫了二十五函《舊譯密續》,並撰著了《寧瑪密續部史》。後來在吉美林巴和多珠千的建議下,德格國王和攝政王后捐資刻製了全套《舊譯密續》的木刻經版,這些經版至今仍被用來印經。

四十七歲時,在薩迦赤欽.阿旺華丹秋炯的邀請下,吉美林巴去了薩迦寺給赤欽、赤欽的弟弟和在任堪布阿難陀師利巴哇等眾人授予了法要和傳承。

從薩迦寺返回的路上,後來被人們稱為多珠千的喇嘛索南秋登,從康藏來向吉美林巴求法。多珠千看見吉美林巴是唐東嘉波,而吉美林巴認定多珠千是王子穆茹贊普的轉世,並給他賜名吉美稱列喔瑟。第三世佐欽和德格國王通過多珠千捎信給吉美林巴,邀請他赴康藏,但他謝絕了,因為自己年老體衰,也考慮到這艱辛的旅途會給馬匹帶來苦難。

康藏的巴瓊果欽.仁增和曼格.貝瑪袞桑來向他求取法要和傳承。貝瑪袞桑,後來稱為吉美林巴著名的弟子吉美嘉威紐固(1765~1843)。當仁增和貝瑪袞桑在拉薩時,在他們來到澤仁迥之前,有人偷走了他們的銀塊──他們唯一的生計來源和旅行盤纏。吉美林巴寫了一首詩來安慰他們:

「如果你們知道如何將(痛苦)轉為平等一味的道用,

那所有不幸的環境遭遇都將成為(出生)功德之緣。

因此請忍耐而不要心存顛倒之見。

如果你們依照我所教授的那樣修習,

你們的意將會與我的意融為一體。

你們將會生起超越所有概念的證悟,

並且將安住於法身不二的廣大自性。」

一七八八年當他六十歲時,吉美林巴在桑耶給德格國王和王后授予法要和傳承;他們成為他的具信弟子,並且王后成為其主要的功德主之一。

六十一歲時,在貢澤珠古的祈請下,他訪問了門地措那的貢澤寺,並給予法要和傳承。

這時候吉美林巴遇到眼科疾病,「嚨」傳不得不由多珠千代表他授予給包括咕倉珠古.吉美丹貝嘉參的諸多弟子。他們派吉美嘉威紐固找來一位醫生,並成功地進行了手術。

年當他六十三歲時,尼泊爾軍隊攻打西藏西部地區,很多人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吉美林巴舉行了數次法會,並給諸多寺院獻上供養以祈禱和平與護佑。

當他六十五歲時,他與來自德巴普旭家族的佛母嘉玉卓嘎生了兒子嘉瑟.寧澈喔瑟(1793~?)。

吉美林巴無法接受為數眾多邀請函。然而,經過江則他去了後藏的特卻秋林寺,給予以堪布鄔金巴貢為首的諸多弟子法要和傳承,在沿途的許多地方也傳了法。特卻秋林寺成為追隨龍欽寧體傳承的寺院。在多傑札寺,他給予仁增千摩等人一系列的法要和傳承。

他收到蒙古國王秋嘉阿旺達吉(1759~1807)的祈請信函和供養,此國王後來成為多珠千的弟子以及夏嘎.措珠讓卓的上師(1781~1851)。

同時,基於上一世佐欽仁波切和吉美林巴之間的通信,佐欽寺的喇嘛們熱切地詢問,他的兒子有沒有可能是第三世佐欽仁波切的轉世,但吉美林巴沒有表明任何可能性。嘉瑟從小就回憶起自己的過去世並反覆說:「我要去止貢。」之後,薩迦赤欽認定嘉瑟為第四世瓊藏.確吉尼瑪(1755~1792)的轉世,瓊藏是止貢噶舉傳承的兩位領袖之一。

六十九歲時,在止貢弟子們安排的聲勢浩大的儀仗伴隨下,吉美林巴與他兒子嘉瑟一起來到止貢寺參加嘉瑟的坐床典禮。對於沿途很多地方的人們來說,這是一次非比尋常的,可以耳聞目睹吉美林巴這位偉大的上師的機會。但對這位年老體弱的上師而言,數天的旅行和無窮無盡的宗教活動讓他體力衰竭。不久,因為水土不服,吉美林巴得了重病;在一段時間內,人們甚至對他的康復失去了希望。此後出乎意料地,他的一個弟子給他從雅瑪礱聖地帶回一顆名為噶波齊圖的藏藥丸,服用之後他神奇地康復了,甚至看上去要年輕許多,像得到了重生一般。

七十歲時,吉美林巴從止貢寺返回澤仁迥,在沿途許多聖地停留,舉行儀式、獻上供養與傳法。他的健康看起來不錯,但他對於飲食和睡眠很少在意。不論白天黑夜,他都保持毗盧遮那坐姿或聖者坐姿,眼睛也不眨動。他說自己的色身還活著,是歸因於他對自己生命能量的控制。許多次他暗示自己不久就會去世。但當弟子們沉浸於悲痛中時,他會轉換話題甚至會說:「哦,我的生命沒有危險。」他私下告訴一個親近的弟子說他將要去世並將會轉世,但沒有必要去搜尋新的轉世。當他的弟子們表示希望請個醫生來時,他會說:「好吧。如果你們願意,可以請個醫生來;但我又沒有生病,請醫生來又有何用呢?無論如何,不要從遠處請醫生,這只會給人和動物帶來艱難困苦。」

他還是默默地會來訪者,並根據他們的請求給予加持。在數天裡,在他住錫處周圍連續出現天降花雨、輕微地震。一天他遷至南卓澤──在上方的隱修苑,對住在那裡表示了極大喜悅。他招待了一些訪客並傳了法。

就在第二天,即土馬(1798)年九月初三,他傳授了白度母修法。從清晨起,一股濃郁香甜的芬芳瀰漫了整個隱修苑。天空晴朗無雲,微風不興,但從蔚藍的天空中持續飄下雨絲。所有人都感到驚奇但也很擔憂。隨後那天初夜時分,他讓人在佛壇換上新的供品。以聖者坐姿安坐,他的色身顯現融入本初自性中。

他的弟子們發現藏在不同地方的兩個不同的遺教,包括對弟子們的禪修開示,以及關於自己善後儀式與轉世的指示。其中之一包括以下幾行:

「我恆時住於法性證境中;

對我而言沒有來和去。

生與死的示現僅僅是俗義。

我在本覺中得大解脫!」

澤仁迥和前藏、康藏、不丹等地許多寺院舉行了為期數月的法會,之後,吉美林巴的法體被安置於澤仁迥隱修苑的一個小金塔中供奉,直到數十年前澤仁迥尼寺被毀為止。

在他圓寂後,吉美林巴的著名轉世包括:身化身多欽哲.益西多傑(1800~1866)、語化身巴珠仁波切(1808~1887)、意化身蔣揚欽哲旺波(1820~1892)。

吉美林巴共撰著了九函論典和開啟的伏藏法本,其中著名的有兩函(一說三函)實修訣竅與儀軌法本匯集《龍欽寧體》,此乃是開啟的意伏藏法門;一函金剛橛儀軌《普巴金剛續》,這被認為既是伏藏法又是佛語經函;他最著名的論著《功德藏》及其兩函自釋;以及成為寧瑪派大圓滿禪修最完備的指導手冊《益西喇嘛》。

《龍欽寧體》作為重要的伏藏傳承保存下來,與他的論著一起,吉美林巴的傳承成為寧瑪派中最普遍受到歡迎的一個支派,至今不衰。在龍欽寧體傳承中,諸弟子和再傳弟子都是同等的大成就者,就如吉美林巴所授記:

「在我的光明寧體傳承中,子威於父,孫威於子。」

在他的上首弟子中,主要的幾位由蓮師在《乃強圖吉卓布(龍欽寧體授記指南)》中預言:

「通過南喀寧波、釀氏、卻揚和

神聖王子的轉世化身,聖教的大門將被開啟。」

這些弟子是:釀敦.札底阿強.日貝多傑(即貢尼文.貝佩納覺),南喀寧波的轉世;不丹的洛本.吉美袞珠,釀.定增桑波的轉世;特欽林巴.卓東塔欽(智美林巴,1700~1776),嗯蘭.嘉哇卻揚的轉世;和多珠千.吉美稱列喔瑟,王子穆茹贊普的轉世。特欽林巴、唐卓巴和札底阿強與吉美林巴互為師徒。

在他弟子中,弘揚《龍欽寧體》法門最卓有成效的有下列幾位:第一世多珠千.吉美稱列喔瑟是《龍欽寧體》主要的傳承持有者,他建造了三座寺院──多山谷的殊欽達果地方的卓東袞恰林、石渠山谷的格澤多地方的奧明仁增佩吉林,以及色山谷的雅礱貝瑪穀。康區石渠的吉美嘉威紐固在札瑪礱隱修苑待了很多年,後來遷至匝迦寺。不丹的吉美袞珠在不丹東部建造了咚桑雍拉丹吉日沃貝巴林寺,在今日不丹東部貝瑪噶嚓行政區內,被稱為雍拉貢寺。

在他主要的功德主中,德巴普旭資助修建了他在澤仁迥的隱修苑;德格國王,尤其是德格王后澤旺拉嫫──根據授記她是法王赤松德贊的王妃頗炯薩.嘉摩村的轉世,資助刻製了《舊譯續部》、許多函《龍欽饒絳集》和九函《吉美林巴集》的木刻經版。並且,西藏的攝政達嚓丹貝貢波和第十三世噶瑪巴.敦都多傑(1733~1797)非常尊敬地寫信向他請教。

雖然西藏顯赫世家諸多弟子蜂擁而來拜見吉美林巴,但他只關心尋找真正的傳承持有者──這些人大多來自平民簡單的背景。引用過去祖師的話,他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有一個能持有傳承的乞丐作弟子

勝於有一千個顯赫人物作弟子。」

吉美林巴的一生中充滿了神蹟,但他隱秘了自己的神通,並讓豐富的生活保持簡樸。他是與生俱來的智者,雖沒有經過傳統的修學,但他所有的言表都成為教法,他所有的行為都是在為他人服務。他在澤仁迥與世隔絕之處,始終保持了隱秘苦行者的風範,但他的智慧之光照遍了寧瑪巴所有的角落,時至今日還在照亮著全世界許多開放的心靈。他生來就具諸多吉祥的體徵,牙齒上有「阿」字,姆指上有「哈呀(二合)」字,胸口有金剛杵相,臍處有金剛鈴相。他親見了諸多佛陀、本尊、傳承祖師,猶如面對面那樣得到法門和加持。從他的牙齒和頭髮生出舍利,此乃他大圓滿成就很高的徵相。他給我們留下的最重要的遺產是法身金剛句──體現了究竟真諦的他的論著和發掘的伏藏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