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BLOG
朱祖吉美多傑仁波切
的部落格
 
Sang Lung Temple
西藏「桑隆寺」大殿重建
 
       info@lcnt.org
《龍欽寧體》傳承祖師

abortion pill cost florida

planned parenthood abortion pill cost nivot.org

buy naltrexone online canada

buy low dose naltrexone online website

where to buy fluoxetine online

fluoxetine buy chrissully.co.uk

paroxetine generique

paroxetine sevrage click

ventolin overdose

ventolin

lexapro pregnancy reviews

lexapro pregnancy risk

mirtazapine with alcohol

mirtazapine side effects

generic viagra names

teva generic viagra

ventolin hfa aer vs proair hfa

ventolin vs proair cost open

sertraline alcohol withdrawal

sertraline and alcohol

cialis pillola

cialis generico 5 mg redirect

貝瑪拉密札

貝瑪拉密札(梵文名號。藏文智美西寧,意為無垢友),生於西天竺大象林城,父親是德登闊洛,母親是達尼薩拉。他成為精通小乘和大乘的班智達。

他是住在菩提伽耶的五百班智達之一。一天為了消暑,貝瑪拉密札和嘉納蘇札走到菩提伽耶以西兩英里外,一處鮮花盛開芳香怡人的濕地。

此時金剛薩埵現身虛空中對他們說:「善男子,你們曾五百世轉生為班智達,但至今尚未證得無上果位,如此繼續下去將來也不會(成佛)。如果你們想於此生即證得將此垢染的肉身消融的正等覺,就去漢地菩提樹附近的寺院吧。」

貝瑪拉密札十分精進,他立刻收拾起他唯一的資具──乞食用的缽盂動身赴漢地。在菩提樹附近的寺院裡,他遇到熙日森哈;在二十年中他求得了訣竅部寧體法門的口耳傳承以及外、內、密三類法門的講解。但熙日森哈沒有給他經函法本。貝瑪拉密札感到非常滿意,便返回天竺向嘉納蘇札詳細敍述了他的成就。於是嘉納蘇札赴漢地從熙日森哈得到了寧體部所有四類法門;而且還被授予經函法本。熙日森哈在證得虹身成就時,還給他留下了自己的遺教。隨後嘉納蘇札返回天竺,住在巴森屍林,給諸空行母傳法。

彼時,貝瑪拉密札正在塔瓊屍林修習密宗禁行。一天,他騎著一頭藍色的大象,偏袒右臂,頭上打著傘蓋,在屍林裡行走;空行母華給羅珠現身虛空中給他授記道:「善男子,如果你想得到比以往更深的訣竅,就到巴森屍林去吧。」他即刻去了,在那裡見到嘉納蘇札並向他請求傳授甚深法門。為了顯現自己證悟的威力,嘉納蘇札從自己的眉間白毫放射出一束光芒,遍佈虛空,光中現出報身佛刹。貝瑪拉密札對他生起不可動搖的信心。嘉納蘇札立即給他傳了廣灌頂,貝瑪拉密札也長出了眉間白毫。嘉納蘇札還授予貝瑪拉密札前三類寧體法門的經函和訣竅。一年之後在一座寺院裡,嘉納蘇札傳了無戲灌頂,從貝瑪拉密札全身所有的毛孔中冒出蒸汽。他被授予極密類寧體法門的經函法本。在索切山頂修習了區分有寂(輪涅)前行修法六個月後,貝瑪拉密札得到了極無戲灌頂以及隨後的訣竅開示。他獲得了不共悉地,鼻尖上出現彷彿正要掉下來的「阿」字。六個月後,貝瑪拉密札得到了完整的最極無戲灌頂,並證悟了赤裸心性。他還得到了寧體法門完整的訣竅要點。隨後貝瑪拉密札與上師嘉納蘇札在一起待了十四年,以圓滿自己的寧體證悟。

之後嘉納蘇札進入涅槃,色身消融無餘。當貝瑪拉密札虔誠地祈禱時,在虛空中一片虹光中嘉納蘇札現出前臂,將一五寶嚴飾的篋子置於貝瑪拉密札掌中。從寶篋中貝瑪拉密札發現了嘉納蘇札的遺教──《四安住法》,頓時他獲得了與上師相同等的證悟。

其後二十年裡,住在竹棚裡,貝瑪拉密札擔任東天竺嘎瑪茹巴城哈瑞巴札(獅賢)國王的國師。之後他去了西天竺的比爾雅城,作為達摩巴拉(法護)國王的福田。

之後的七年裡,他在離比爾雅城不遠的普Ra巴斯嘎Ra神秘大屍林,與數量眾多的空行母一起修持寧體法門。以不同的身相和方便修密宗禁行,他給難以計數的弟子們傳了法。他證悟了明智如量相──大圓滿脫噶四相中的第三相;其後證得了大遷轉虹身,並帶領三千人同證正等覺。隨後,以不同的化現繼續待在同一個屍林十三年。

在此屍林中,貝瑪拉密札抄寫了三份寧體法門的殊勝經函法本。他將其中一份伏藏於西天竺鄔迪亞那海中的金沙覆地的島上;將另一份伏藏於喀什米爾蘇瓦納德洲的山洞裡;最後一份則保存在普Ra巴斯嘎Ra屍林作為空行母恭敬供養的對境。

貝瑪拉密札還七次在淨相中親見極喜金剛,並直接從其得到訣竅。

彼時西藏國王赤松德贊剛在西藏樹立起佛法法幢。一位來自釀氏家族的西藏大師定增桑波給國王授記,建議他從天竺邀請密宗大師貝瑪拉密札。定增桑波可以入定七年之久,並以肉眼就能觀視四大部洲,這是一種能夠覺察諸色之相的神通。於是法王赤松德贊派遣嘎哇?澤和卻若?魯伊嘉參兩位譯師,帶上黃金等禮物和信函來到瑟迦城的小因札菩提國王那裡,請求道:「請從您五百位班智達國師中派一位密宗大師來西藏。」貝瑪拉密札那時已經證得了大遷轉虹身並擔任這位國王五百國師之一。國王因札菩提和他的班智達們同意派貝瑪拉密札去西藏。意識到去西藏的時機已經成熟,貝瑪拉密札接受了這個邀請。

由地藏大師擔任侍者,貝瑪拉密札帶上一份寧體法門的殊勝經函法本去了西藏。在他離開後,天竺有很多人做了惡夢,星相惡兆紛呈,長有花果的樹木向西藏方向彎曲,屍林空行母現嫉妒相。鑒於這些凶兆,天竺人意識到密法從他們指縫中露出去了;於是他們派懂快步法的信使給西藏人心裡製造懷疑。這些信使們在山谷隘口、城鎮十字路口張貼告示說:「兩位西藏僧人請走了一位天竺黑教巫師要去毀滅西藏。」因此當貝瑪拉密札抵達桑耶時,西藏人對他心存懷疑。當他向一尊毗盧遮那佛像頂禮時,佛像在他面前瓦解為一堆齏粉;而當他加持這堆齏粉時,佛像又復原了,比以前更金碧輝煌。西藏人慢慢地對貝瑪拉密札生起信心,他也能夠得以給他們傳法。

一天,當他正在給一眾弟子傳授經部法門時,中間休息返回經堂後,發現在他法座上有一紙條,上寫:

「聲聞乘猶如嬰兒般的佛法豈能證得佛果?
距離豈可用大烏鴉的金剛步丈量?」

經過詢問,找到了紙條的作者。當被問道他是誰時,他答覆說:「我是玉札寧波,巴果?毗盧遮那大譯師的弟子。」那時候毗盧遮那正在藏東嘉莫絨流放。貝瑪拉密札和玉札寧波比較了他們的教證法門,發現它們同等無異。

此後十年中,貝瑪拉密札與一組譯師一起工作。與玉札寧波一起,他翻譯了大圓滿心部《後譯十三部》密續,因為毗盧遮那已經翻譯了十八部心部密續中的《前譯五部》。與涅?嘉納固瑪Ra一起,他翻譯了《幻化網秘密藏續》等瑪哈瑜伽部密續,以及(大圓滿)心部和界部的一些訣竅法本。他與涅?嘉納固瑪Ra翻譯了(大圓滿)訣竅部外、內、密三類法門的根本續和訣竅續。訣竅部極密類法門──寧體法門,只在貝瑪拉密札上師、法王赤松德贊、和釀氏之間秘密傳授(而根據協慶饒絳?久美貝瑪南嘉(1871~1926),貝瑪拉密札給五位弟子傳了極密部寧體法門:法王赤松德贊、王子穆尼贊普、釀?定增桑波、嘎哇華澤和卻若?魯依堅參),並以最嚴格地保密方式翻譯。由貝瑪拉密札帶入西藏的寧體法門被稱為《貝瑪寧體》。

貝瑪拉密札沒能找到其他弟子,堪能付囑極密類法門的經函法本,於是將藏文譯本伏藏於青普桑耶寺附近的札瑪格貢。

在西藏待了十三年之後,貝瑪拉密札動身赴漢地五臺山。因為他已經證得大遷轉虹身,只要佛陀正法尚存,他將一直住在那裡,實現自己所發之願。他允諾:每隔一百年派遣一位自己的主要化身去西藏,在佛法尚存之際,維繫和弘揚大圓滿寧體法門。當佛法消失時,貝瑪拉密札將在菩提伽耶融入法界。

具信者認為:如果你信眼清淨,那你可以在五臺山見到他本人。有很多在五臺山見到貝瑪拉密札,並從其得到法要的事例。我小時候從我的上師嘉拉堪布仁波切聽到過許多這樣的故事,這裡是其中我還記得的一則:一位重要上師(我忘記了名字)與他的眾弟子到五臺山朝聖。一天當他們在轉繞時,他們見到一個漢人鞋匠坐在小路旁一塊岩石下。那位上師恭敬地坐在鞋匠面前,鞋匠毫不猶豫地把他正在縫製的鞋子放在那位上師的頭頂上,並讓他喝下放在自己身邊的污水。那位上師的所有弟子都感到震驚和羞辱,因為許多朝聖者在圍觀和嘲笑他們的上師。後來,弟子們從上師處得知,那位鞋匠其實就是貝瑪拉密札,他是在接受灌頂。弟子們急忙趕到那塊岩石處,但沒有發現任何人曾在那裡待過的蹤跡。除非你是成就者,否則你最多能見到貝瑪拉密札是一隻鳥、一道彩虹或普通凡夫等諸如此類。

貝瑪拉密札離開西藏去五臺山五十五年之後,釀氏在烏茹省的止貢山谷修建了夏寺。在這個寺院裡他伏藏了訣竅部前三類法門的《講授續部》經函法本,以及一些屬於口耳傳承和極密類法門的經函法本。他把口耳傳承的詞句傳給了卓?仁欽巴。最後,釀氏將自己的色身融入虹光身。

卓?仁欽巴把口耳傳承傳給了貝?羅珠旺秋,貝?羅珠旺秋再傳給乃登?當瑪龍嘉(十一世紀)。乃登還發掘出釀氏伏藏在札益寺的經函,並將傳承付囑給傑尊?森格旺秋(11~12世紀)。傑尊還發掘出貝瑪拉密札伏藏於青普格貢的寧體法門經函以及貝瑪拉密札的遺教,並傳給了尚敦?札西多傑(1097~1167)。

《貝瑪寧體》從普賢王如來直至如今諸上師之間的傳承祖師的名號,請見本書前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