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BLOG
朱祖吉美多傑仁波切
的部落格
 
Sang Lung Temple
西藏「桑隆寺」大殿重建
 
       info@lcnt.org
《龍欽寧體》傳承祖師

benadryl pregnancy dosage

benadryl pregnancy safety defendingutah.org

prednisolon

prednisolon tabletta by-expression.com

buy naltrexone canada

low dose naltrexone buy

ciproxin prezzo

ciproxin torrino 9925.org

fluoxetine and alcohol withdrawal

fluoxetine alcohol blackout

amlodipin teva bivirkninger

amlodipin

pillola cialis controindicazioni

tadalafil sandoz link

antidepressants and alcohol withdrawal

alcohol and antidepressants effects link

viagra and weed

viagra and weed

viagra diskuze

viagra prodej inzerce open

tadalafil generico in farmacia

tadalafil mylan archiviopeschiera.it

釋 迦 牟 尼 佛

兩千五百多年前,圓滿正覺釋迦牟尼佛在諸多神奇的瑞相中,誕生於今日尼泊爾的藍毗尼花園,父母分別是釋迦族的淨飯王和王后摩耶夫人。太子取名為悉達多,不久他就精通為了將來統治他的王國而準備的各種知識和技能。長大成人後,他娶公主耶輸陀羅為妻,生下兒子羅睺羅王子。

悉達多太子生活在他那個時代所能提供的最勝的世間欲樂和享受之中;他的父王甚至儘量不讓他目睹耳聞人們的疾苦。但悉達多意識到:在這個世俗的世界裡沒有人有真正的歡樂,而只有痛苦──無法抗拒的生、老、病、死之苦和無窮無盡的苦難。生際必死,聚際必散,樂際必哀。所有的世俗行為,只能直接或間接地導致求不得苦。所有痛苦的根源在於對「我」的錯誤執著,為貪欲和嗔恨的煩惱所燒灼,就如搔癢止癩般,切盼渴望實為痛苦的表面歡樂。悉達多下決心找到從痛苦的生命循環(輪迴)中解脫的方法,並引導其他如母有情獲得解脫和覺悟。

二十九歲時,在他父王勉強同意他放棄他的世俗生活後,他成為無家的雲遊苦行者。他到當時天竺的一些著名賢哲那裡,並根據他們的法門禪修。在極度的苦行中,他在尼連禪河畔靜坐了六年。這些探索追求,帶來了高層次的三摩地、輕安與喜樂,但其中沒有一種法門給他帶來他想尋求的終極目標──從我執中徹底解脫,因為這些成就裡多少殘留了一些我執。

三十五歲時,意識到肉身的苦行並非達到真諦的有效途徑,悉達多喝了一些乳糜,滋養了身體後,他來到金剛座,即今日印度比哈爾邦省的菩提伽耶。在那裡,於衛塞(四月或五月)月圓日的前夜,於缽多樹(從此被稱為菩提樹)下結跏趺坐入三摩地。

黃昏過後,魔王率魔眾來到太子面前,竭盡威脅、誘惑之能事,企圖阻止他證得正覺。魔軍雲集,發出電閃雷鳴般的威脅吼叫聲,降下兵器雨;貌美勝天仙的魔女來到面前翩翩起舞,企圖喚起他的欲念。但所有這一切都沒有動搖他的心,他安住於慈心定中。兵器雨變成了花雨,所有的魔眾像海市蜃樓般消失無餘。

之後初夜分,他入四禪定(bSam gTan gZhi)。初禪是由尋(rTog)伺(dPyod)到欲界之受的粗惡,從而離開欲界之受,心生喜(dGa')、樂(bDe)的等持;二禪是離初禪之尋伺塵濁之法,信相明淨而感受喜樂之二受的等持;三禪是通過行捨、正念和正慧(又作正知)遠離二禪之喜樂,然猶存有自地之妙樂的等持;四禪是以捨清淨和念清淨而視第三禪為下劣,離脫第三禪定之妙樂,而生不苦不樂受的等持。

隨後,以四禪得到的徹底寧靜、泰然、清明、合適、明淨之心,他專注地生起三明:(1) 證得了生死智證明,即以清淨天眼了知──所有眾生變化多端的業因果報、善惡因緣等等,無窮詳盡的生死相狀之智慧;(2)證得了宿命智證明,即明白了知── 自己及其他眾生過去無數生中,林林總總不同的所作所受等,全部細節相狀之智慧;(3)接著,在月圓日的初日分,他通過觀修和證悟十二緣起之自性,從而證得了漏盡智證明。

在此階段,他證悟了十二因緣的流轉門:即緣(1) 無明有(2)行,緣行有(3)識,緣識有(4)名色,緣名色有(5)六入,緣六入有(6)觸,緣觸有(7)受,緣受有(8)愛,緣愛有(9)取,緣取有 (10)有,緣有有(11)生、病、(12)老、苦、死。之後他還證悟了此十二因緣的還滅門,即無明滅則行滅,依次類推。

他證悟了十二因緣的流轉門和還滅門中的四聖諦。他見到了何者是無明,何者是無明之因,何者是無明滅,何者是無明滅之道,諸如此類。

他證悟了四聖諦:(1) 他證悟了苦諦,即整個世俗存在全體本質上僅是循環反覆之苦;(2)他證悟了集諦,即諸苦的生起是由根本上貪執「我」而起貪嗔癡造業;(3)他證悟了滅諦,即苦滅而入於涅槃覺悟之境界;(4)他證悟了道諦,即依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而修行,可超脫苦、集二諦,而證滅諦。

之後,在清晨,他入金剛喻定──堅固,沒有障礙能摧毀它;穩定,沒有概念可以動搖它;一如,萬物在其中俱是一味;和周遍,因為它是諸有的真如自性。在一刹那間,他斷盡了自己相續中最極微細的障礙,圓滿證悟了三明,成為正等正覺的佛。他上升虛空高七多羅樹,坐在那裡,說道:「今日(吾已)不受後有,道已圓滿,可以無復修習矣!」 

又說:

「深寂離戲光明無為法,猶如甘露吾今已證得。」

在他餘生的四十五年中,佛陀無有疲倦地徒步旅行,托缽乞食,日中一食,以慈悲和智慧傳授成佛之道,並為僧伽(男、女出家眾)、信眾以及所有他遇到的人和來見他的人服務。在此期間,佛陀為不同的根器傳了不同的法門。

根據佛教中大乘和金剛乘的傳統,佛陀不僅宣演了小乘──共同或原始(部派)佛法,還包括摩訶衍那大乘和伐折羅衍那金剛乘。

佛陀所傳的小乘法門被稱為三藏,分別是關於出家與在家戒律的《毗奈耶(戒藏)》,關於佛教心理學和行而上學等慧學《阿毗達摩(論藏)》以及關於定學諸多經典的《修多羅(經藏)》。

佛陀初轉法輪宣說四聖諦,闡釋了生死輪迴以及斷生死證涅槃的整個過程。在鹿野苑(今日印度瓦拉納西附近的薩爾納特)他首先傳給了五比丘。佛陀說:「諸比丘,有四聖諦,即苦、集、滅和道。」(1)何謂苦諦?所謂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歸納言之,眾苦聚集,五蘊盛苦。此即為苦;(2)何謂集諦?由渴愛而生後有,伴隨著強烈的欲望,對各種事物生喜生貪。此即為眾苦之因的集;(3)何謂滅諦?滅即徹底從能生後有、與強烈欲望相隨,並且從各種事物發現、生起或得到完全喜樂的欲與渴愛中完全解脫;(4)何謂道諦?道即八正道,所謂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佛法果實的獲得依賴於修行者個人的努力,佛陀的角色是激勵弟子去追求解脫並傳授解脫之法。佛陀說:

「我為汝說解脫法,當知解脫隨自轉。」

佛法修習的核心是按照適當的律儀而行,通過八正道降伏自心。佛陀說:

「諸惡莫做。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如果我們能夠調伏自己的意,那我們的言行也就自然會合乎規範,因為意乃是主宰。佛陀說:

「心意是主宰,由彼領諸行。

心純善則言行亦會得歡樂,就如影隨行般。」

當我們領會證悟了生命的真諦和我們心的自性,我們將從所有的痛苦中得到解脫。佛陀說:

 
「當汝以慧眼觀察一切有為法

乃是無常……苦……無我, 

……汝將不為一切苦所害。 

此即是正確之道!」


對於大乘弟子,包括人與非人有情,佛陀在天竺王舍城耆闍崛山 (靈鷲山)等諸多地方宣說了「般若」和「如來藏」法門。鑒於廣弘大乘法門的時機尚未成熟,大乘佛法當時只傳給了有限的弟子。數世紀後,由諸持有大乘法的大師將此法門向大眾公開弘傳,並且有許多法門從其他刹土請回人間。

大乘的大部分法門是建立在小乘或共同佛教基礎上的,但發心與見地有差別。悲心在共同佛法中也是重要的修法,但目的是為了一切如母有情都解脫,或擔負起利益他人的全部責任而成佛的發心,被稱為菩提心。以菩提心修習六波羅密,是大乘的不共法門。

在見地方面,空性的概念是大乘佛法的核心。在勝義諦或究竟真諦的層面上,一切法皆是空;在世俗諦或相對的層面上,一切顯現都是因緣而生,如夢幻泡影。如此這真俗二諦是雙運的,它們即是諸法之自性,而毫不相違。空並非斷滅或頑空,而是無有真實自性(total openess),遠離二元思維、名相概念等邊,遠離有、無、亦有亦無、非有非無等四句。俱生智,即空性以及證悟空性的智慧,同時無礙照見一切。這個智慧也被象徵性地用般若佛母──諸佛之源或安住之處來表示。

在修習方面,大乘佛法行者,起初使用他們世俗的心和心所(mental events)作為證悟佛果的方便;隨著在此過程中不斷深入,他們最終得證佛果。佛陀說:「已經證得不生不滅(空性)和緣起(雙運)的菩薩,就像未被雲層遮擋的陽光驅散黑暗一樣,摧毀了無明並證得自然本具(之佛果)。」 


又說:

「凝念讚絕智慧到彼岸,

不生不滅虛空之自性,

各各自明智慧之境界,

三時佛母尊前皈命禮。」

 
以及: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對金剛乘弟子──異常成熟的人與非人有情,佛陀在鄔迪亞那的達尼亞嘎達嘎等諸多地方,現真佛報身相,傳了密集金剛、時輪金剛等密法灌頂和開示。數世紀後當因緣時機成熟時,這些法門從其他刹土請回人間並得以廣泛弘傳。另外,有許多密續是由(諸)佛開啟給數量眾多的具證大成就者的。 

金剛乘法門不僅僅是口說言教,而且還傳遞密咒力──俱生智證悟的傳承,這傳承發生在(上師)灌頂授權弟子進入密續的修學和證悟時。此後弟子護持這個傳承的相續,這被稱為持守密乘戒律三昧耶。在沒有違犯三昧耶戒的前提下,弟子修習生圓二次第。生起次第淨除對法、身、心的貪著。在生起次第中,行者努力運心將宇宙、身、心觀想為本尊的壇城,雖有顯現但自性空,以此來淨除生、死、中有之障。圓滿次第圓滿獲得妙力、加持和證悟的悉地。在圓滿次第中,將氣或能量與心引入中脈,行者證悟並圓滿天生本具、遠離分別、周遍一切的智慧。密宗修法具有特別的方便來圓滿所修,例如:行者以證悟空性與觀一切顯現為大樂(或大悲)智慧和佛陀三身雙運,從而圓滿自己的意。密宗修法在一生中即可證得圓滿佛果。佛陀說: 

「金剛持的(密宗)法門是基於二種次第,

所謂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
 

又說:

 
「空性大悲無二雙運是謂菩提心。」

八十歲時,於衛塞月(四月或五月)的月圓日,坐於北天竺拘屍那的娑羅雙樹下,佛陀對他的追隨者說:「汝等比丘,吾將入涅槃。不要對此傷心難過。如果你有什麼問題,可以問我,以免錯過這樣的機會而後悔。」 

他連問三遍,但大家都沈默無言。隨後佛陀解下他身上袈裟的披單,露出他金色的胸膛,再三讓在場的大眾瞻仰難得一見的佛陀色身。所有人目不轉睛地瞻仰佛陀純金般的身軀,由此感到入定般的安寧。接著他披好袈裟,作右脅獅子臥,入大般涅槃,得大離苦、究竟寂滅、佛果。佛陀留下自己的色身,作為加持以及懷念佛陀出世與傳法的源泉。

 


佛 陀 涅 槃 後

佛陀涅槃後,以摩訶迦葉、阿難為上首的付法七祖,以龍樹菩薩和無著論師為上首的二勝六莊嚴,以薩Ra哈和那諾巴為上首的金剛乘八十四大成就者,以極喜金剛和妙吉祥友為上首的八大持明,在天竺維繫和弘揚了顯密經續佛法,並將佛法幾乎傳遍全亞洲的角落。 

佛陀之後大約五百年,大乘佛法開始廣泛弘傳。接著佛陀之後一千年,在大乘的傘蓋下,金剛乘法門開始在天竺廣泛弘傳。於是佛教逐步形成了兩種主要宗派:原始部派的小乘佛法,和摩訶衍大乘佛法。小乘佛法傳向南亞國家,而大乘佛法傳向北亞國家。在漫長的傳播過程中經歷過許多變化,但從西元十二世紀開始,大體的傳播方式是這樣的:追隨梵文佛經傳統的大乘佛法,已在尼泊爾、中亞、中國、朝鮮、爪哇、蘇門達臘、西藏、不丹和蒙古得到弘傳;追隨巴利文佛經傳統的小乘(聲聞乘)佛法已經在斯里蘭卡、緬甸、泰國、柬埔寨和老撾得到弘傳;在越南小乘和大乘同時得以弘傳。 

佛法一個特有的方便,是同時存在多種見與修的方法途徑。如《入楞伽經》云:「隨眾生妄想分別之多少,佛教法門或乘也無量。」世上的有情無窮無盡,各有自己不同的根器。因此,有必要針對他們不同的特性而有不同的法門可供修習;但不可能傳授與眾生數目相等的如此多的乘。然而佛陀確實為小、中、大根器的眾生,分別傳授了很多相應的顯密經續法門,這些法門的目的都是相同的。根據所修法門的不同,達到目標所需的時間亦有長有短。

在區分主要的三乘佛法的特徵時,以用來譬喻貪嗔癡煩惱的毒草為例,小乘行者避開危險的毒草,大乘行者以對治力摧毀毒草,而密乘行者將毒草轉變為最勝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