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BLOG
朱祖吉美多傑仁波切
的部落格
 
Sang Lung Temple
西藏「桑隆寺」大殿重建
 
       info@lcnt.org
《龍欽寧體》傳承祖師

buy prozac without a prescription

buy prozac uk

buy naltrexone online

buy naltrexone

benadryl pregnancy second trimester

benadryl and pregnancy second trimester

free abortion pill

how much is an abortion pill lasertech.com

mixing xanax and weed

mixing adderall and weed

prednisolon 5 mg

prednisolon kur read here

viagra generika

viagra prodej praha

pregabaline

pregabaline sandoz sigridw.com

buy abortion pill cvs

can i buy the abortion pill over the counter

augmentin

augmentin torrino libertamente.it

cialis cena lekarna

cialis cena

rigevidon 52

rigevidon generation

第 二 世 多 珠 千?晉美彭措炯涅 (1824 ~ 1863)

第二世多珠千?晉美彭措炯涅誕生於多山谷唐雅峽谷的狄山嘎托地方的穆波董部落普瓊氏族,父親是普瓊秋彭,母親是阿傍薩措嫫。

當他尚處母胎中時,一天他母親滑入了唐雅河中,面臨淹死的危險。在這危急關頭,她聽到胎兒說:「不要害怕,媽媽。」他出生時,天降花雨,彩虹懸掛在帳篷上方,空中響起音樂。小時候玩耍時,他常常將小木樁插入岩石中,彷彿插入爛泥一般。

第一世多珠千是這樣授記他自己的轉世化身的:

「此(生)後通過三種禪定力
(我將轉世為)彭措炯涅,
彼乃示範佛陀三身之佛行事業的信使,
亦會顯現諸多利樂源泉之神變。」

他被認證為多珠千的轉世,也獲得了薩迦貢瑪的確認,他的坐床典禮在雅礱貝瑪固舉行。他聰穎異常,毫不費力就掌握了共同與不共的學業。他特別善巧聲律和詩歌,寫得一手漂亮的書法。他非常英俊,據說人們在他的外觀相貌上找不到一點瑕疵。

一八三四年,第二世多珠千到石渠從晉美嘉威紐固得到了前行引導、《持明總集》和大圓滿法門。晉美嘉威紐固獻上很多供養,授權他為無上金剛阿闍黎。一八四四年,多欽哲來到雅礱貝瑪固,給予他所有灌頂和經續法本的傳承,以及《龍欽寧體》的竅訣。他還從第四世佐欽仁波切和巴珠仁波切,得到許多法門和傳承。

他從小就顯現了難以計數的神變,因此對他身邊的人們來說,奇蹟也變得稀鬆平常。很多次,他讓已死動物的屍體還魂復活。每次他給亡者修破哇(遷識)法時,總會出現一些徵相,人們相信這些徵相表明亡者的心識已被遷往淨土。他具有宿命通和他心通。在他的後半生,他現在家居士相。雖然他也舉行象徵性的儀式並顯現神變,但他拒絕正式傳法或者給予傳承。

有一次,他與一大隊人馬旅行經過一無人荒野,他們突然被一大隊強盜包圍了。多珠千祈禱諸護法道:「如果你們被激怒了,就降下咂(gZa)和大石塊來。」忽然成百上千的咂從天而降,落在他們周圍。強盜們向他道歉懺悔,並供養了許多馬匹。

一天,多欽哲殺了一頭牝羊,請第二世多珠千和巴珠仁波切吃午飯。巴珠的侍者擔心巴珠會對此很不高興,因為他極力反對食肉,更反對殺生,哪怕是殺一個渺小的生命。但他們三人於一張凳子上安坐在一起,欣然享用了牝羊肉,這讓巴珠的弟子們感到驚愕。後來巴珠對他的弟子們說:「那頭牝羊怎麼可能從她的身體得到更多的利益呢?由於這些持明者享用了她的身體,她從此將關閉三惡趣之門。」

在玉則神山,多欽哲在一石板上做了一次桑(煙)供;之後,多珠千也在同一塊石板上做了同樣的桑(煙)供;最後,巴珠也一模一樣地照做了。後來巴珠說:「我希望我能在這些持明者之前去世,但依此緣起來看,多欽哲最先圓寂,接著是多珠千,我最後死。而且,因為我們在相同的石板上做桑(煙)供,我們將轉世為同一對父母的孩子。」後來的結果是,因為一些意外的情況,多珠千圓寂得比預想的要早,但他們都轉世為杜炯林巴之子。

當新龍省的邪惡酋長貢波南嘉(?~1865)準備攻打色山谷時,他寫信給多珠千說他將摧毀色山谷,但他的軍隊在半路經過時,不會損害雅礱貝瑪固。第二世多珠千回覆說,色山谷的人們是他的寺院屬民,如果他們受到了損害,那跟損害他自己的寺院沒有分別。酋長回信說當他的軍隊來色山谷時,他首先就會摧毀雅礱。聽到此消息,雅礱貝瑪固所有的居民都逃走了,只留下一座空谷。

由於他隨從們的堅持,多珠千不得不放棄雅礱。接著根據空行母的授記,他搬遷至上多山谷的臧欽灘。(據說第一世多珠千過去也曾在臧欽灘建造過一個閉關處。)在臧欽灘有一座名叫吉切巴瑪(恐懼火焰)的石山,據信是一個很有威力的女護法神的住處。手持普巴橛,多珠千突然毫無阻礙地飛入石山。根據他的記錄,山裡面是個令人心驚膽戰的城鎮;在裡面的宮殿中,他被邀請和一個現忿怒相的女頭領分享寶座。在他的要求下,女頭領同意他在此地建造一座寺院。

一八六二年,多珠千為寺院奠基,數十年後這裡成為著名的多珠千寺。不久,他娶了嘉薩(或匝薩)達策為法侶,這激怒了當地有勢力的頭人秋果格桑格勒,頭人希望他的侄女成為多珠千的法侶。由於這個原因,多珠千不久就起身去康定了,把建造寺院的事留給了他的隨從。

他待在康定及周邊地區,並成為嘉拉國王的國師之一。一八六三年,康定地區流行天花,很多人因此病亡。多珠千對當地人們正在遭受的痛苦,感到極度悲傷。為了息止痛苦,他自己承擔了瘟疫。他患病後不久,城裡的天花就不再流行了。他說道:「我這一生因為女人我遇到太多麻煩。下一生,我的轉世化身將會連女人的臉也不會去看。」(他的轉世晉美丹貝尼瑪是持戒精嚴的出家人。)接著他說:「瑜伽士應該像流浪野狗一般死去。」於是躺在康定的大街上,耷拉著腦袋朝向下坡,他去世了。

不久多欽哲和他兒子日貝Ra智一起到來。多欽哲對多珠千的法體大聲喊道:「為什麼你要死得像條野狗?」接著踢了法體幾腳。多珠千好像仍活著一般坐起身來結跏趺坐,並保持在禪定中一個星期。當三歲大的日貝Ra智看到多珠千的法體又坐起來,他感到極大的震驚,這喚醒了他究竟自性的證悟。從此日貝Ra智總是說:「我的最勝上師是多珠千?晉美彭措炯涅。」多珠千的法體被荼毗,遺骨舍利被請回多珠千寺,到一九五九年政治動盪為止,一直供養在一座金塔中。

第二世多珠千的轉世化身有第三世多珠千仁波切?晉美丹貝尼瑪、白玉寺第二世貝瑪諾布?袞桑丹增(1887~1932)、嶗塢塘的珠古札欽(?~1959?)、孜嘎的倉貝瑟珠古。還有一個故事說,拉卜楞寺的第五世蔣揚(嘉木樣)協巴(1916~1946)也是多珠千的化身。